我性感的後母……敏


我叫馮小明,一九八五年七月生,今年17歲,在北京市海澱體育運動學校念書,主修足球。我們學校是寄宿制,學生們一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我們的費用很高,每年連服裝,食宿,學費,書本兒一共要兩萬。
我身高1.82米,體重160 斤,皮膚黑黑的,從10歲開始學足球。我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他們在中關村開了一個公司,經營電腦和配件,隨著生意越來越好,我父母的感情卻出現了問題,不久就離了婚。母親用分到的錢也開了一家電腦公司,我和父親一起過,也常在週末和母親出去玩兒。
在今年的五一,父親又結了婚,我的後母是父親公司的會計,今年才25歲,她叫孫敏,人很好,對我也很好,我從沒叫過她媽,她也不怪我,叫我喊她姐。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我照例回家過,只有敏姐一人在家,她說我父親去了深圳。因為我要在19:30分看世界盃的足球比賽,所以我們早早地一起吃過飯,在沙發上看電視。
因天太熱,敏姐穿了一件絲製的淺色薄短裙,裡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世界盃比賽。在她低頭給我倒水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看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香水兒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
當晚我夢見了敏姐,夢見她迷人的笑容和豐滿的乳房,圓滾滾的白臀,一夜間讓我夢遺了好幾回。
一覺醒來,天剛好快亮,我怕吵醒敏姐,就輕手輕腳地到洗澡間去洗漱。我換上運動服去跑步,這是我的習慣,跑了半個多小時,我回到家,敏姐還沒有起床,我到衛生間去洗掉一身的汗。
當我從衛生間裡出來時敏姐已做好了早餐,她說:「你爸爸不在公司,我今天要去看看,中午你去找我,咱們一起吃飯。」
「好的」,我邊吃邊回答著。
敏姐去公司了,房裡只剩下了我一人,我走到陽台澆花,一抬頭看到晾桿兒上有敏姐的內衣褲,白色的胸罩,內褲,不知是不是我昨天看見的那個,腦海裡又出現了她那深深的乳溝。
我的腦海中充滿了昨晚的美夢,一陣陣衝動迫使我走進父親的房間。我打開衣櫃,裡面有好多敏姐的衣服,每一件都很漂亮,我拿出一件乳白色的短裙在懷裡抱了抱,在衣服的臀部位置親了親,然後我又打開旁邊的一個衣櫃。
裡面全是敏姐的內衣褲,三角褲都是白色的,【】哦……原來敏姐喜歡穿白色的內衣褲,我拿起幾件看了看,摸了摸,是那麼的柔軟和性感。
我怕敏姐突然回來,戀戀不捨地把東西放回原處,走出他們的房間,隨手關上門。
我心不在焉地上了一會兒網,一會兒又夢想跟敏姐作愛,不知不覺,到了11點。我現在很想見到敏姐,我提前來到了父親的公司,敏姐正在忙,她叫我到父親的辦公室等等……
雖然很想見她,可見到她又不敢和她說什麼,我們吃過午飯,我要到學校練球,敏姐也要忙公司的事,我們分開後,我無精打采地來到了學校。
練起球來,我什麼都忘了,因為我最愛足球了。經過三個小時的訓練,快六點了,我精疲力盡地回到家。
進屋後,敏姐已回來了,她正在廚房做晚飯。「小明,回來了?」
「嗯,姐我回來了。」
「累不累?來先洗個澡休息一會兒?飯快好了。」
我看著敏姐覺得她更漂亮了,她披著長長的秀髮,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白晰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
看著她那性感的小嘴,真想過去一親芳澤。因為是在家,敏姐穿地很隨便,更顯出她豐滿的身材,肌膚雪白細嫩,她凹凸玲的瓏身材,被緊緊包裹在白色緊身小背心兒內,露出大半個嫩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纖纖柳腰,短裙下一雙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由於裙子太短,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白色透明拖鞋,整齊白嫩的小腳丫兒十分的漂亮,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女人風韻的嫵媚。
我都看得呆了,「小明!」「哦……」這一聲驚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態了,我的臉一下就紅了,而敏姐臉更紅,她看出我在想什麼。
「還不快去洗澡!」
「哦……這就去,就去……」我忙亂地走進洗澡間。
洗澡間還有很濕的水蒸汽,可能姐姐也才洗完了一會兒,我開始後悔為什麼不回來地早一點,趁敏姐還在洗澡時偷窺那讓我夢想的美體。「我真的喜歡你……敏姐」,我心裡默默地念道。
吃完飯我和敏姐一起收拾完後,我坐到沙發上看起了球賽,而敏姐這次沒和我一起看,她到洗澡間洗漱,梳理了一會兒,就回到了她的臥房。
我以為敏姐去睡了,可不一會,當我聚精會神看球的時候,敏姐又出來了,而且還坐到了我的旁邊。
她迷人性感、雪白的大腿,完全地暴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髮發出一股讓人忘我的香味,臉上微微泛著紅暈,我的心高興了起來。我們邊看球賽邊又聊了起來,話題當然是足球,問我有可能被甲A 選上嗎?現在球踢的怎麼樣了等……等……
「敏姐……有個問題想問你,你不准生氣,要講實話。」
「什麼問題?」
「你要保證不生氣,並要講實話我才問。」我說。
她笑著說:「不生氣,我肯定說實話,你問吧!」敏姐爽快地答應了。
「姐……你會不會和我爸爸再生個小孩兒呢?」
敏姐聽後笑得前仰後合,我和她本來就坐得很近,她的身體也就在我身上蹭來擦去,短裙讓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見忽隱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將她抱在懷裡。
「小明,你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姐……我是這家的成員,有權問這個問題。姐……你要是能給我們家生個小妹妹多好啊!」
「為什麼是小妹妹呢!你不喜歡小弟弟嗎?」
「生個像你一樣漂亮的女孩兒。」
「哦……我漂亮嗎?」
「當然……我第一次見到姐時,就覺得你很迷人,很性感。」
「性感」兩個字我說出來後,她的臉一下緋紅,但她沒有生氣,微笑地對我說:「你知道什麼是性感嗎?」
「我知道,姐……你就很性感。」這時的敏姐已被我羞得滿臉通紅,她扭動著細腰,含羞地用小拳不斷捶著我的背,彷彿一個羞澀的情妹妹捶打她心愛的人一樣。
我拉住她的白皙的玉手,敏姐頓了頓,理了理她的秀髮,微笑地伏到我耳邊說:「小明,你說姐姐漂亮嗎?」
「姐姐當然漂亮啦,我都喜歡上姐姐了!」我大膽地說。
「小明,你好壞,連姐姐的豆腐也想吃!」她揮動小拳向我打來,我抓住她的小手,隨勢輕輕一拉,把她整個的拉倒在我的懷中,假裝與她玩鬧,一邊拉著她的小手一邊說:「我真的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誰喜歡你,你再亂說,我就不理你了!」敏姐笑著說,小手開始掙扎了起來。不能失去這個機會,我雙手用力,乾脆將她抱到了雙腿坐著,把她整個上身抱到懷裡。敏姐可能也被我這突然的舉動驚呆了,她沒有反抗,我把她的長髮撩起,我們相互對視了很久。
漸漸地,我感到敏姐芳心亂跳,呼吸急促,緊張得那半露的豐乳頻頻高低起伏,此時的她已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她的胸部不斷起伏,氣喘得越來越粗,小嘴半張半閉的,輕柔地嬌聲說:「小明,你真的喜歡我嗎?」
我已感覺到敏姐今晚不會拒絕我了,我成功了。「姐姐,你太美了,我真的好愛你,我好愛你的丰韻,我今晚說的都是真的,我愛你,我會永遠愛著你的……」
我用滾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雪頸,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然後吻上她那吐氣如蘭的小嘴,深情地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緊緊地抱著我,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
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敏姐的脖子,親吻著她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小背心兒揉搓著她大大的乳房。敏姐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
敏姐害羞地看著我小聲說:「小明你真壞,弄得我好癢。」
這時我慾火焚身,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清香的小嘴兒,堵著她的滑滑的嫩舌,另一隻手掀起她的短裙,輕輕摸著敏姐的白嫩細膩的大腿。敏姐也伸出纖纖玉手,嫻熟、輕巧地掏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當敏姐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我渾身一顫,感覺到無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兩聲。
「舒服嗎?小壞蛋兒,」敏姐嬌柔地說。
「嗯……」我只嗯了一聲。
敏姐用手來回套弄著我的雞巴,而我再次將敏姐豐滿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敏姐的巨乳,敏姐的手仍緊緊地握著我的雞巴,並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更加用力地套玩著我的雞巴。
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敏姐的乳房,一隻手伸進敏姐的私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敏姐的小肥穴。「啊……啊……」敏姐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得全身陣陣酥麻,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興奮地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敏姐被這般挑弄搞得嬌軀不斷扭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我用兩個手指,隨著敏姐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進去。
「啊……喔……」敏姐的陰道內真柔軟,我的手指上上下下地撥動著敏姐的陰道深處,並不斷地向陰道壁輕摸著。
「哦……啊……」粉臉緋紅的敏姐興奮地扭動著,修長的美腿緊緊地夾著我的手,圓滾的臀部也隨著我手指的動作一挺一挺的。
「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不一會兒敏姐被我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我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欲火,敏姐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春情,我知道她的性慾已上升到了極點。
我隨即把電視和燈關閉,將敏姐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台燈,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上床把敏姐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短裙脫下。
只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白色半透明鑲著蕾絲的乳罩遮在胸前,兩顆肥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雪白修長的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白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
我伏下身子輕舔著敏姐的脖子,先解下她的乳罩,舔她深紅色的乳暈,吸吮著她大葡萄似的乳頭,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後我脫下她的三角褲,舔黑色濃密的陰毛、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腳掌、整齊的腳指頭。
「嗯……嗯……」敏姐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扭動邊嬌啼浪叫,那迷人的叫聲太美、太誘人了,刺激著我的神經。
在暗暗的台燈光下,一絲不掛的敏姐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奶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陰阜和濃黑的被淫水淋濕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
敏姐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肚臍、陰毛。敏姐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的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
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暗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像呼喚我快些到來。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肥嫩的肉穴,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
「啊……嗯……啊……小……好小明……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真壞!」敏姐被我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地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洩了……」
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敏姐的小肉穴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讓我更徹底地舔吸她的淫水。
「啊……啊……你爸爸從沒這樣舔過我,太舒服了。」
不讓她休息,我握住大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的敏姐小肉穴口磨動,磨得敏姐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叫道:「小明,好寶貝兒,別再磨了……小肉穴癢死啦……快……快把大雞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操我……你快嘛!……」
從敏姐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剛才被我舔時已洩了一次淫水的她正處於興奮的頂端,敏姐浪得嬌呼著:「小明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