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與校花


我叫葉守,年齡18,在某省會城市裡的一高中念高三,身高183CM,體格雄壯,相貌一般般,配上我的身材有點典韋的氣質,所以就有了個外號“野獸”。雖然我被人稱為野獸,但是我是個老實本分的孩子,打小就不會偷雞摸狗,打架鬥毆,記得小學時,我就是班裡最強壯的,但是經常被一些有混混潛質的瘦弱小孩欺負,因此知根知底的人管我叫“柔弱的野獸”。
我還是一個孤兒,從小生活在福利院,一直靠著國家的救濟生活。一直到17歲領了身份證之後,才繼承了家裡的遺產一所老舊的房子,幸好面積蠻大。
我也算是有了一個獨立的空間,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看A片,一個人在臥室開著音響欣賞那動人心魄的畫面。當看到性起時,我就看著美麗迷人的女優,腦海裡浮現出班裡的迷人班花,掏出大雞巴打起飛機,然後射得一屏幕的精液。
每當我射完之後,腦海裡盤旋著空虛的快樂,也平復自己內心中的一絲陰鬱。
雖然現在的社會很開放,一般到高中的時候,我的男同學們都已經玩過幾個女人,但是我因為我的家庭環境和略微內向的性格,至今還是處男一個。平時那些女生看到我基本都是直接無視,還有幾個小太妹之類的時常來欺負我一下。面對這樣的情況,我生平的第一次打架就誕生了。
那是高二全省會試結束後的轉天早上,一個平時喜歡拿我開涮的女生,嘴裡哼著聽不清的歌曲,搖頭晃腦地走過我的位置時,突然把手裡的飲料倒向我的褲襠,之後並迅速向我的大腿處坐下來。等我反應過來馬上閃避,但是依舊被牛奶撒到,我的褲襠處濕了一小塊。然後只覺得一個充滿彈性的翹臀壓到了我腿上,然後一只素手拉著我的手按到她的乳房上。
“啊……”那女生一聲很大很幽怨的叫聲響起,然後她說了一句話讓全班的目光集中到了教室的“被遺忘的角落”我的位置,“野獸,你真菜,都還沒插進去就射了,不會是早泄吧,廢物!好了,別再摸本小姐的奶子了,都被你摸腫了。”那女生說完之後站起身,繼續搖搖晃晃的走了。
我當時就懵了,看著全班同學投來的不同的目光,有嘲諷、譏笑、吃驚、不屑,我真恨不得從身邊的窗口逃出去,但是一想到這是15樓,只能默默的低下頭,掩飾臉上的憤懣,此時的我已經出離了憤怒,從高一開始積累的怒氣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但是我依舊理智的壓制著,當時如果那個女生不再說接下來的話,那天應該就平平靜靜的度過了。
“小麗,要不你也去品味下野獸?都說野獸的性能力強悍,沒準現在還能再射個5、6次的,雖然加起來才一分來鐘,但是你應該滿足了!”那女生回道座位上後和同座肆無忌憚的大聲說笑起來。
“切!”叫小麗的女聲不屑的說了一聲,“你當本小姐是那個廢物能滿足的?
當初我可是一個人榨干了3個。野獸那廢物,就是來千兒八百的也填不滿姑奶奶的欲望!“說完之後兩人開始大笑起來,然後幾個平時跟她們混在一起的也加入了貶低我的行列,說的話語更加難聽。
這時,我的腦海裡盤旋著兩個聲音,一個聲音邪惡的說:“野獸上,【】用你有力的拳頭揍扁那些踐踏你尊嚴的小醜,讓他們知道,你是一個男人,一個威猛的男人!”
緊接著一個溫和的聲音說道:“野獸,冷靜!你打不過他們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就讓他們囂張吧,他們都是腦殘一族,他們沒有未來,但是你不一樣,你品學兼優,以後會有大好前途,不需要跟那些人計較。”忍“字頭上一把刀,你還需克制!”
這時邪惡的聲音插進來說道:“克制什麼,一個男人的尊嚴如此被踐踏,還算是爺們嗎?要品學兼優干嘛?上!揍扁他們!”
“操,你們這幫垃圾!老子砍死你們!”我雙眼通紅的抓起身下的板凳,快步衝到那群人當中,手裡拎著板凳就朝其中一個揮去,同時那些人也揮舞著拳頭往我身上招呼。
“砰!砰!哐當!”
“啊……我的頭流血了!痛死我了!……”“哎呦……”
教室裡桌子倒地的聲音,人們的痛呼聲,拳腳相交的聲音響成一片。
片刻之後,我一個人站在教室裡,身前躺著幾個滿臉浮腫的人,我喘著粗聲,總算是恢復了理智,也對自己的武力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就在剛才我把平時叫囂著很能打的5個男生全放倒了,現在他們看我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畏懼,這讓我感到十分自豪。
當然在那之後,我和打架的幾個人都被請到了訓導處。班主任在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後,狠狠的訓了我們幾人幾句之後,讓我們每人寫一份深刻的檢討之後,放了我們。
至那以後,我陸陸續續的打過幾次,都是別人挑恤,還好是在校外,最後也是我獲得勝利。最慘的一次是對方叫了幾個社會上的混混,結果我一人打對方8個,當我把他們都放倒的時候,我的手也骨折了,不過那次之後,再也沒人敢來挑恤我,畢竟野獸是很瘋狂的。
雖然沒人再來挑釁我,但我依舊無法得到女生的青睞,當然也有很多小太妹類的女生要求讓我操她們,但是我對她們不感性趣,我喜歡的是那種溫婉可人、書香氣質的女生,也只有那樣的女孩子可以叫女生,那些太妹般的女學生,根本不能稱之為女生。
其實我心裡一直有個喜歡的人,她叫陸小雅,一個清靈溫雅的女生,有著一張可人清純可人的美麗臉蛋,高挑的身材,是我的初中同班同學,是很多男生的夢中情人,高中後我在15班,她在4班,我也只能每天在窗邊看看她迷人身影,每次打飛機的時候,她的容顏都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幻想著她在我的胯下嬌喘承歡。
陸小雅現在也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她的氣質迷倒了全校男人,從她高一進入學校後,每天都有雪花般的情書堆積在她的桌子上,不過她對這些從不加以顏色。
還有一些男老師也不時通過工作之便想一親芳澤,但是都被她拒絕,還有一個40多的“教獸”想要霸王硬上弓,結果第二天就被開除了,還進了局子。
現在時高三了,陸小雅更是每天在教室和寢室兩點一線的忙碌著,讓很多對她有心思的男人望眼欲穿地等待著下手機會。
一天晚自習下課之後,我還在教室裡專研著一套模擬考捲,忘記了時間,等我完全摸透了之後,一抬頭髮現整個教室就我一個人了,我苦笑了一下後,收拾了下,關燈出了教室。
當我慢慢走下樓梯的時候,隱隱約約的聽到有幾個人在7樓拐角處低聲商量,本來我不想管這些瑣事,但是當我聽到陸小雅的名字的時候,我忍不住心裡的好奇,放輕腳步湊了過去,躲在一個陰影裡偷聽。
“大哥,晚上的機會不錯,那個陸小雅現在還在教室,等會我們把她……嘿嘿……”其中一個猥瑣的聲音低聲淫笑著。
“小肖,干得不錯,辛苦你了,盯了那麼長時間,終於碰到機會了。這次一定要操了那個賤貨,敢無視老子的求愛,我就要讓她嘗嘗老子的肉棒滋味。”一個陰沉的聲音惡狠狠的說道。
“是阿勇!學校的混混頭子。”我聽出了這人的聲音,心裡暗道。
“大哥,陸小雅敢不接收您的求愛,那是她不識抬舉,晚上就讓她知道您的厲害,呵呵,大哥你可是我們學校的霸王啊,美女英雄再般配不過!”一個阿諛奉承的聲音響起。
“嘿嘿!那好,我們下去吧,這次讓她嘗嘗厲害,你們給我守好道路,別讓不相干的人過來!”阿勇說了一句後,然後獨自一個人朝4班的教室走去。
等阿勇走遠後,其他幾人也低聲交流起來。
“哎,真羨慕老大的艷福啊,陸小雅那樣的美女,嘖嘖……”
“別嘆氣了,等老大玩膩了,還不是讓我們幾個玩?你忘了上次那個青青?
6班的班花,那奶子玩起來就是爽,不過真是夠騷的,哥幾個一起上才把她喂飽!“
“嘿嘿……那騷貨啊,真是看不出來啊,平時看著挺純的,但是脫光之後比妓女還淫蕩,不過我就喜歡這樣的,我記得我第一次操她的時候,射了6次!哈哈……”
“你是射了6次,不過加起來10分鐘……哪有老子厲害,老子一次就干15分鐘,弄得她淫水流了一床……”
“去,別扯淡了,各自看好各自的位置,等會我們再去操青青。”
“好,那我到5樓。”“我到7樓。”
幾人走後,我心裡盤算著,“絕對不能讓小雅落入這幫人手裡,她是老子的女人!”,我緊緊的握住拳頭,看到一個人朝我的方向走來,“垃圾,老子先擺平你們幾個,再去把阿勇解決掉!”
“砰!”的一聲悶響,朝7樓走去的一個人,被我偷襲打暈。
緊接著,我陸陸續續的放倒了外圍幾個蝦兵蟹將,幾次的打鬥經歷,讓我下手十分準確,基本一擊得手。
“該去小雅那裡了!”我心裡說了一聲後,朝4班教室走去,當我剛走到門口時,聽到一個氣急敗壞的低吼聲。
“操,死婊子,敬酒不喝喝罰酒,一點都不配合!呸!”阿勇吐了一口唾沫,緊接著“嘶”的一聲衣服撕碎聲響起,“賤貨,老子就是要操你,你就是死了老子都要奸了你,雖然暈了,但是玩起來也不錯。敢咬老子,老子等會就操得你死去活來!”
我再也忍耐不住,走到教室門口,發現教室的燈全被關掉了,通過窗外明亮的月光,看到陸小雅正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阿勇正背對著,雙手撕扯著她的衣服。
“垃圾,敢動老子的女人,操!”我看到阿勇的動作後,怒火中燒,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此時阿勇正欲火中燒,沒有聽到我的腳步聲。
我輕手輕腳的走過去,並隨手操過一把椅子,走到阿勇背後半米之後,猛的一掄手裡的椅子,朝著阿勇的後背拍去。
“砰!”一聲巨響之後,阿勇無力的躺倒在陸小雅的身上。
“呼!!!”我深深的呼出一口,然後一把把阿勇從陸小雅的身上拽開,並踹了他幾腳。
當我目光回轉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陸小雅,腦海一片空白,眼前A片裡的女主角跟她一比那就全是草雞。
此時的陸小雅身上的衣物已經差不多全被阿勇撕扯光了,只有幾片布帛掛在她身上,她那迷人嬌軀展露在空氣中。雪白的胴體,完美誘人的曲線,白皙的脖頸,雪白高聳的乳房,兩顆鮮紅的櫻桃高高的凸起著,之下是平坦的小腹和那纖細的腰肢,一片神秘的花園更是吸引著我的目光,忍不住用手撥開那稀疏的陰毛,探索那神秘的桃源。然後順著她那修長的大腿慢慢的撫摸而下。
“真是尤物啊,迷人的嬌軀,真是多一分肥少一分瘦。”我心裡感嘆著,手裡把玩著她那高聳的乳房,時不時的夾一夾凸起的奶頭。
“操她把,她可是你的夢中情人,現在任君品嘗,如此好事不可錯過哦!”我心裡那邪惡的聲音再次響起。
“忍住!這樣會毀了你的大好前途的!”溫和的聲音緊跟著在腦海裡響起。
“上吧!錯過今天,可能你一輩子都沒用機會了!”邪惡的聲音再次誘惑道。
“克制!如果你真得喜歡她,就不能現在做,等她願意跟你做愛時再做。”溫和的聲音提醒著。
“嘿嘿,操她把,反正有現成的替罪羊在,沒事的,上吧,你的欲望已經沸騰了,不要壓制著,你每次打飛機都幻想著操她,現在她真人就在你面前,難道你不行動?”邪惡的聲音極具誘惑的說服著。
我猛的搖晃了幾下頭,然後一把扯掉陸小雅身上僅存的布片,然後迅速脫下身上的衣服,掏出已經完全勃起的陽具。
“呼呼……”我劇烈的呼吸著,學著A片裡的動作,緩緩的把陸小雅的雙腿分開,然後扒開她的小穴,在小穴邊輕撫幾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提槍往她的小穴插去。
不過事與願違,沒有實際經歷的我,沒能成功捅入她的小穴內,龜頭順著她的陰戶滑到到了她的小腹上,我的人也順勢向前一傾。
“操!”我低罵了一句,然後一手抓著肉棒,一手撥開陸小雅的陰戶,尋找著陰道口的位置,不過此時光線昏暗,只看到陸小雅的小穴內一片粉紅,並沒有找到入口。
“好像跟A片裡的不一樣啊,看來要用手指先探路!”我心裡想了下後,伸出一根中指在陸小雅的小穴內探索起來。
“嗯?有層膜!難道這個就是處女膜!嘿嘿,看來找到了!小雅,你等著,我給你破處!”我低語了一下,心裡一喜,一手握著肉棒對著處女膜的位置頂去,等到龜頭和處女膜完全接觸到後,我雙手抓著陸小雅的胯部,然後猛地一挺腰身。
“滋……”的一聲,我那巨大的龜頭瞬間突破了處女膜的把守,進入了陸小雅她那未經開發過的處女地,然後只感到整個陽具被一陣緊湊溫熱的感覺包圍,一陣陣酥麻的快意席捲而來。
“啊……痛!”破身的痛楚同時讓陸小雅夢囈出聲,並隨時有醒過來的可能。
這樣的情況嚇了我一大跳,停止了動作,襲來的快意暫時被壓了下去,然後抓起身邊被撕破的校服,把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