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母女淫水滿天飛


我是一名高三的學生。由於離家遠的緣故,平時我都寄宿在學校,只有周休日的時候會去班主任家小住兩天。班主任?對了忘了給大家介紹,我的班主任是媽媽的親妹妹,也就是我的小姨了。
小姨現在已經三十七歲,至今仍保持天生佼美的容貌,黑色亮麗的秀髮,鵝蛋型的臉龐、柳葉似的細眉,櫻桃小口,鼻若懸膽。那一雙會說話的多情眼睛,更是顧盼生輝,沈魚落雁。小姨是全校師生公認的美女老師,除了天使般的面容,她還有著魔鬼般的身材,窈窕的腰腹,飽滿又堅挺的乳峰,修長的腳足,一個十足的美麗少婦。
班上的同學很慶幸這樣的美女老師是自己的班主任,別的班的同學卻很鬱悶我也很鬱悶,畢竟因為媽媽的關係,小姨平時對我總是特別「關照」的。也許正因為我和班主任的親戚關係,班上所有的同學對小姨和我之間的互動也沒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因為家離學校真的太遠,如果不是因為小姨蠻不講理,周休日我即便不回家也寧可留在學校,去小姨家對我來說只是苦難的開始。紫韻今年十八歲,是小姨的女兒,也就是我的表妹,別看現在才高中一年級,可是每次去小姨家過週休日沒有被她少捉弄。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的這個小表妹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卻也是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了,樣貌和小姨很相似,和小姨走在一起,別人十有八九會以為這是姐妹倆。因為我經常去小姨家小住的原因,我和紫韻的關係可以說是很好的。紫韻還是其次,我之所以不願去小姨家……唉,男人有點花花腸子是應該的,可是要是對方是你的小姨,那就……唉!
下課了,我看了一眼四周,趕緊起身匆匆收拾好桌上的東西,準備跑出教室。
我跑下教室的樓梯,整個人傻了,因為我看到小姨站在樓梯下微笑地看著我。
「浩雲,你都準備好了啊,走吧,紫韻還在家等著你呢?」小姨穿著上身穿著女式商務裝,下身穿著黑色西褲,小號的新款皮鞋閃著關亮。
「小姨……對了,小姨我的衣服還在宿舍呢,要不……?」我趕緊為自己找藉口。
「沒事,你姨父的衣服多著呢!」小姨媚眼白了我一眼,似乎我的詭計早在她的預料之中,「你姨父這幾天不在家,放假了紫韻只能和你一起玩了!」「好吧!」我只能氣餒地應答了一聲。
「戴上吧!」小姨從摩托車的後箱裡取出一個頭盔拋給我,自己盤起長髮,也將頭盔戴上了。我一直不明白姨父那麼有錢,為什麼小姨不願意姨父給她買部轎車。
看到小姨已經發動了摩托車的馬達,我也很快戴上頭盔,【】跨坐在小姨的身後。
小姨透過觀後鏡對我微微一笑,「抓好了!」就這樣摩托車快速啟動駛出去了。
我和以往一樣,兩手緊緊環在小姨的腹部,因為小姨頭盔後露在外面的長髮不停的在我臉上捎撓,我側過臉,把頭隔著頭盔靠在小姨的後背上,感受著小姨帶給我的速度。
「小姨!」走進電梯,我看到偌大的電梯裡只有我和小姨兩個人,於是對用手整理自己長髮的小姨說道。「嗯?」小姨看了我一眼。
「姨父能娶到你真幸福,要是……」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姨就用她的纖纖細指在我額頭上點了一下,「浩雲,你知道什麼是幸福嗎?嘻嘻……」我不清楚自己當時到底在想些什麼,我只知道自己一把拉住小姨在我額頭前的手,迎視著小姨困惑的目光,肯定地說道:「如果浩雲能娶到小姨,那浩雲一定也會很幸福的。」
小姨的身體微微一顫,她迅速把手抽離開,白了我一眼,輕笑道:「浩雲,你不好好學習,怎麼腦子裡盡是娶老婆的念頭,看來我要讓你姨父好好開導你!」我本來想開口解釋,我心裡並不是想著娶老婆,而是娶小姨,但是電梯門開了,走近了一個人。這樣電梯裡沈默起來。
「小表哥!」我剛走進門,紫韻變張開雙臂跑了過來。
我張開手臂,把紫韻摟入懷裡,讓這個丫頭兩腳離地,感受著她身體對我的壓迫,感受著她微微隆起的胸部的彈性。
「紫韻,你和浩雲先去做作業,不然明天、後天可不讓你們玩,媽媽先去做晚飯!」小姨彎身換拖鞋,不忘叮嚀道。
「媽媽,紫韻知道了!」紫韻應答了一句,說著她拉了拉我的手,對我吐了吐舌頭。
我趕緊把視線從小姨衣領處移開,對紫韻尷尬一笑,「小姨,那我先進去了!」說著我快步離開了。「小表哥……」「不要叫我小表哥,表哥就是表哥,我都跟你說了好幾次了!」對於紫韻我任何抗議的語言都那麼蒼白無力。
這個小丫頭果然很是不滿地瞄了我一眼,站起身走到我身邊,低頭在我耳邊輕輕說道:「小表哥,你剛才看媽媽哪裡呢?如果你是我小表哥,我就不告訴媽媽,否則……嘿嘿……」我心裡一涼,剛才小姨彎身換拖鞋的時候,我看她乳溝的事果然被紫韻看到了。
我轉身看了她一眼,看著紫韻得意的眼神,我知道自己現在只有妥協,陪笑道:「好表妹,你喜歡怎麼稱呼表哥就隨意稱呼吧!」「呵呵……」紫韻很是得意地笑起來,她並沒有因此而走回去好好作業,而是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面對我,把兩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小表哥,你在學校有沒有女朋友啊?」
「沒有啊!」我如實地回答道。
「真的?」紫韻話語中透露出一絲高興,接著她狐疑地看著我,「你騙我?
要知道現在我們班許多男生都給我寫情書了,小表哥這麼帥氣,應該有不少女生追求才是的啊?」雖然我對現在高中生的精神面貌不敢恭維,「要是那些女生有紫韻這般漂亮,表哥一定會去追求的!」我用手指點了點紫韻的鼻尖。
「那紫韻就是表哥的女朋友吧?」紫韻脫口而出。
我一下的愣住,隨即笑道:「那可不行,要知道你現在還小,再說了我們是表兄妹,那樣的話……」「人家不小了!」紫韻不滿地抗議道,說著她兩手拉起我的手,把我的手掌按在她胸前微隆的兩團肉上,「小表哥,你摸摸看,人家這裡都隆起了。」
說著她身體前傾,把耳朵抵在我的耳邊,「等紫韻這裡和媽媽一樣大的時候,紫韻會讓小表哥隨意看、隨意摸的。」
紫韻慢慢把身體坐直了,我看著紫韻紅紅的耳根,很想說些什麼,絕對不是自己所說的那句「真的嗎?」;很想把手從紫韻的胸前移開,但是但是我卻慢慢地揉捏起來。
「小表哥,紫韻有點痛!」紫韻顯然是忍受不住了,這才開口求饒。
一句話把我驚醒,我立刻把手移開,尷尬地看著紫韻,關切地問道:「紫韻,你沒事吧?」紫韻什麼都沒有說沒,只是紅著臉對我搖搖頭。
「紫韻,表哥想……想摸你的下面,可以嗎?」我情不自禁地說道,很是期盼地看著紫韻我發現自己徹底失控了!
紫韻擡頭看著我,她水靈的眼睛迎視著我。
我很是懊惱,自己居然提出這樣出格的要求,慚愧地說道:「紫韻,表哥我…」
「浩雲、紫韻,你們過來吃飯了!」小姨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紫韻立刻從我大腿上站起身,跑到房門口,轉頭看了一眼我,見我在低頭悔過,就跑了回來,在小嘴在我臉上吻了一下,輕輕說道:「媽媽在叫呢,晚上吧!」我震驚地擡起頭,只看到紫韻又跑到了門口,對我眨著眼,笑嘻嘻地說道:
「表哥,吃飯了!」我點點頭,喉了一句:「吃飯了!」「對了,作業你們都做完了嗎?」小姨問道。
「已經做完了!」我立刻回應道,便低頭吃飯。
「是的!」紫韻羞澀地看了我一眼,含糊其詞地說了一句,也低下頭。我和紫韻誰都沒有注意到小姨疑惑的目光。
晚上小姨回房間休息了,而我和紫韻還在房間裡玩鬧。
小姨可能以為我和紫韻還像往常一樣在玩電腦遊戲,進房之前還對我們說道:「你們倆個不要玩得太晚,早點休息!」
「紫韻,你真是表哥的好表妹!嗯……嗯……」我把紫韻的長髮撥到一邊,側頭吻著她嫩白的脖子,不時用舌頭在她脖子上舔著,兩手穿過她的腋下,在她胸前揉捏著。
我坐在電腦桌前,她坐在我的大腿上,這時還在不停地移動著鼠標,看著娛樂網頁,只不過點擊新網頁的頻率明顯下降了。
「小表哥,你是紫韻的表哥,紫韻自從懂事以來你就很關心愛護紫韻,還記得以前玩過家家的時候,紫韻就是表哥的妻子了。」紫韻回應著我,「紫韻喜歡表哥!」「表哥也喜歡紫韻啊!」我知道事情發展得很順利,於是要求道:「紫韻,表哥現在想摸你的下面,可不可以啊?」
「當然可以,只要表哥喜歡,紫韻哪裡都可以讓表哥摸的!」紫韻很是乖巧地回應著我,她側頭微笑地看了我一眼,「紫韻是表哥的。」
「真是太好了,既然紫韻是表哥的,那表哥可就要行使自己的權力了。」性慾在我腦海里膨脹,我現在已經不再思索自己和紫韻的親戚關係,也完全不顧慮紫韻的年齡。
我兩手從紫韻的胸口以前,放到她的膝蓋處,伸進她的校服裙子,再沿著她的大腿慢慢往上探索。
「紫韻,你後悔了?」感到紫韻身體的顫抖,我輕輕問候道手卻依然沒有停下來。
「沒……表哥……紫韻現在要看網頁,你想怎麼就怎麼……」紫韻顫抖著回答,電腦屏幕上的鼠標來回移動了好幾下,才順利地打開一個網頁。
對於紫韻話語中隱諱的意思,我再清楚不過了,兩手摸到了她大腿根部,插在了兩腿之間。我的手向兩邊一用力,原本併攏坐在我大腿上的紫韻現在已經是兩腿大張,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的兩腿夾著我的雙腿。
我沒有任何前奏,兩手緊貼著紫韻大腿根部的嫩肉從她內褲兩側摸進了她的內褲。紫韻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卻閉上了雙眼,小嘴微張。我的把手掌放在肉縫兩邊,慢慢向外扒一點,在朝中間擠壓。雖然我現在看不到,但是我腦海卻能浮現出紫韻那長小嘴在我手掌的作用下一張一翕的誘人模樣。
「紫韻,你好小哦,雖然胸部發育了一點,但是下面還是光禿禿的,一點毛都沒有啊!」我把頭枕在靠在我懷裡的紫韻肩頭,含了她的耳垂好一會兒,鬆開嘴打趣道。
「不理小表哥了,摸都摸了,還來取笑紫韻!」紫韻柔聲抗議道,並把兩手向後,環抱著我的脖子,她仰起頭,對我微笑道:「小表哥,你是不是喜歡媽媽啊?媽媽的胸部比紫韻的大,下面也有許多黑毛,你是不是想去摸媽媽的胸部,去掏媽媽的下面啊?」如果是其它時候我都會矢口否認,但是現在情勢不一樣。
「小姨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勻稱,氣質那麼高貴,我當然想了!」我很是渴望地說道,「不過紫韻現在就這麼漂亮,將來一定會和小姨一樣,能得到紫韻的青睞表哥已經很知足了!」雖然後一句有點討好的意思,但我說的也是事實。
「嘻嘻……別……表哥……」「沒事的。紫韻,表哥不會亂來的,只是把一根手指伸進去而已,放心吧,你的處女膜表哥會小心的。」我安慰著紫韻,並把手指繼續向肉縫的深處探進。
「不是的……紫韻是哥哥的,處女膜自然也是哥哥的,只是……只是紫韻不想處女膜是被哥哥的手指給……」紫韻顯然誤解了我的意思,趕緊解釋。
「那是當然,就是紫韻想把自己的處女膜讓別的男人捅破,表哥也會把那個男人殺了,取而代之親自為紫韻捅破的當然了,不是用手指,是用表哥的大雞巴!」我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言辭,畢竟我和紫韻的關係都到了這種境地。
「小表哥好霸道啊,居然要……小表哥也很流氓,說什麼「大雞巴」……」紫韻笑嘻嘻地說道,一點負面情緒都沒有。
「那是當然,我霸道是因為紫韻從現在開始只是我一個人的女人了;我流氓是因為紫韻的嫩屄本來就應該讓表哥的大雞巴來抽插、來的。」我感到自己的腹部有一團慾火,雞巴被內褲束縛得有些微痛。
「既然小表哥這麼霸道、這麼流氓,為什麼不去對媽媽做些什麼呢?要知道你其實是很喜歡媽媽的啊!」紫韻這丫頭提起小姨,更讓我慾火焚身。
我的一隻手繼續用手指在她的肉縫裡遊走,騰出的一直手來到她的胸前,毫不猶豫地解開她上衣的紐扣,伸了進去,讓紫韻小小的奶頭頂著我的手心,手掌一緊一松地捏放著沒有衣服阻隔摸起來的手感覺就是不一樣,一個字爽!
「紫韻,你媽媽是我小姨,雖然我嫉妒你爸爸,雖然也想做點什麼,可是……」我的兩隻手努力地為自己尋找快感。
「小表哥,紫韻是你的表妹,你都這樣了,你還顧忌什麼呢?你嫉妒爸爸是應該的,誰讓媽媽這麼傑出的,這幾天爸爸不在家,你如果想做點什麼的話最好快點!」紫韻這丫頭一點都不顧忌小姨和姨父。「做什麼?」我明知故問道。
「當然是讓媽媽也成為小表哥的女人啊!」紫韻開門見山地說道,「今天是禮拜五,有兩天的時間讓表哥來做些事情的,我想媽媽平時那麼疼愛表哥,她一定不會做傷害表哥的事情的。」
「紫韻